鲁梅尼格:巴萨因为没钱而送走梅西,就像是进了一粒乌龙球

2021-09-13 08:18   来源:90比分网

09月13日讯 前慕尼黑董事长鲁梅尼格接受了《阿斯报》的专访

30年来第一个不用关注转会市场的假期,是怎么样一种感觉:

我度过了一个很棒的夏天,我和我的家人去了叙尔特岛度假。很幸运的是,那儿的天气比慕尼黑的要好。和往年比,今年的这阵子平静多了。

一夜之间从董事长变成球迷,这是可能的吗:

当我选择后退一步的时候,我就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。我必须把紧绷的弦给松下来,因此我度了一个比往常都要长的假期。之前我醒来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拜仁,睡前想的也是拜仁。把这些习惯改过来很难,只有在你真正准备停下来的时候才行。

我从球迷角度问你这么一个问题,您对拜仁的引援怎么看:

我不想具体展开。我认为球队开局不错,而拿回榜首也只是时间问题。看到我们的阵容,我很确信拜仁会连续第10次夺冠。至于的话,得看我们迎接淘汰赛的时候处于什么样一个时刻。

把拜仁交到继任者手里这事,符合您的预期吗:

关于我的位置,我很看好奥利弗-卡恩担任董事长。赫内斯和我总是希望能在离开的时候交出一个完全健康的拜仁,而尽管面对着新冠疫情的危机,我们还是完成了我们的任务。我们在仅仅13个月里赢得了七座冠军,而且,经济层面上讲,我们在疫情之下的两个赛季里成功实现了盈利,就像我们能看到的最近一份财报,没有赤字。这是我们得以继续期待未来的基础。

您执掌俱乐部期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:

和现任董事会的人面临的一样,在国内和国际赛场取得成功。尤其是在国际赛场,我们要面对某些电视转播收入高昂的,经济实力超群的,掌握在亿万富翁或是国家手里的俱乐部。十年前我们就已经要面对这些挑战,而我现在依旧是非常骄傲我们在拜仁时没有在这方面头脑发热。不仅如此,我们过去10年还3次闯进欧冠决赛,两次夺冠。拜仁有理由骄傲。

德球面临的挑战有哪些:

要留意了,是最后一家得益于50+1政策,得以向那些想要掌握俱乐部大部分股权的投资者关上大门的联赛。未来是否要保持这种模式,要由德甲去决定。我一直都支持谨慎决定。可能在德国我们对这种问题都比较谨慎。和英格兰、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球迷比起来,德国球迷对于这方面问题态度是比较批判的,但欧超联赛证明了一个批判的球迷群体对于整体利益是至关重要的。众所周知,拜仁从一开始就和欧超划清界限。因为可能的立场不同,有人会先入为主,觉得我们可能得雇个保镖来保护我们不被球迷冲。想要俱乐部不受诱惑随波逐流,球迷是关键。

球迷在其中起到了调节的作用:

批判精神是要有,但也不能太过念旧。我们所有人都怀念20、30年前的时光,但是承认吧:在观赏性和社会影响力方面,今天的足球比以前要更好。

即便是有那些投资者在:

我认为,至少在德国,每家俱乐部都应该有权利自己决定是否打开大门给投资者。举个例子,圣保利永远都不会这么做。但可能有其他俱乐部感觉到了这种需要,来让他们重新向前看。巴黎在卡塔尔财团入主以前,在国际赛场上并没有什么竞争力,但现在,他们是欧冠冠军的有力争夺者。我觉得没必要在一开始就自缚手脚,反而是应该权衡利弊。具体到德甲的话,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回答以下这个问题:德甲,作为一个赛事,是否足够,或者说我们是否想看到,有德国球队在国际赛场上取得成功?

就像拜仁对的那场2-8一样。您对这场比赛的记忆如何:

这场比赛太疯狂了。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像在做梦,而某个时刻我们就会梦醒。但这并没有发生。我觉得这样的事我以前没见过,将来也不会有了。我们的球队当时正处在危急时刻,而这场比赛让球队相信自己真的能赢得欧冠。弗里克和球队在里斯本所做的一切是非凡的。

这个招牌对于巴萨和意味着什么:

在三年里,西甲失去了两位巨星。去了尤文,而现在,梅西又去了巴黎。两人都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市场营销黑洞,而这是无法填补的。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看法,但我认为巴萨因为财政公平而被迫放走梅西,就像是进了一记乌龙球

您对巴萨的财政有什么看法:

我们料到这会发生。当你花了那么多钱,总的来说我们又处在疫情之下,那这个账平不了也是很正常的。巴萨目前面临的道路很艰险,但也是正确且必要的。在超过13亿欧的债务面前,必须要缩减支出。没有别的办法。而我的好朋友拉波尔塔他也很清楚这一点。

您和他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:

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。也是最棒的经理人。他已经在他最辉煌的有坐镇主教练位置的时代领导过俱乐部。而我无比确信,他这次也能带领巴萨走出危机。他的参选,考虑到巴萨所处的这个时刻,在我看来甚至可以说是勇敢且高尚的。看得出来他感觉到了身上肩负着的俱乐部的责任,并且想要在这样艰难的时刻对得起这份责任。

也有债务,但是:

某种程度上也是可以接受的。当你想要为一个球员掏出这么多钱,我推测你是肯定账上有这笔钱的。我对俱乐部的财政这些没有那么了解,但是我在意大利踢过一段时间,因此我知道南欧的体系是不太一样的。在那里,足球在社会政治层面的影响力比别的国家,比如德国,都要大得多。想象一下没有巴萨的加泰罗尼亚。这是不可能发生的。在那里,俱乐部的重要性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,无论是球场内还是球场外都是。

您对于现代足球的一些趋势有过担忧吗:

我们都看到了疫情之下那些英格兰俱乐部和巴黎的大手笔。当务之急是要让整个赛事达到条件上的同一标准。因此,我作为欧足联执委会成员的所有的努力的方向,就是要保住这种竞技公平性。在疫情之下,近来在转会市场上的这些大手笔,实在是难以理解。很清楚的一点是,当你的钱多到能买下一家俱乐部,同时不需要依赖于收入时,你在转会市场上相比起其他对手就已经自带优势了。

能看得出来您很担忧:

足球自1995年起就开始走下坡路了,准确来说是从博斯曼事件开始球员合同到期后可以自由离队,造成了一系列的球员薪水、经纪人费用和转会费的乱象。现在要靠欧足联以及国际足坛的最高监管机构,国际足联,去重新引导这个不断失控的市场。基于此,我很确信欧足联有能力,也需要去找到工具来保证这项运动最重要的东西:一个健康和公平的赛事。

巴黎所做的一切合法吗:

我不了解巴黎具体的预算和工资规模,但是我理解是肯定涨了。纳赛尔那方面,告诉外界巴黎有更多的收入。很显然欧足联在密切跟踪这件事,但需要指出的是:他们现在的财政公平情况是基于2022年6月的,不是现在的。这是规则定的。到那时才会仔细地比对支出与收入,而在眼下这个赛季我们唯一能知道的是支出。到一定时候,欧足联就会查账,然后就会了解更多的信息。

财政公平政策需要改革吗:

需要与时俱进。近10年的谈判方式以及财政情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同时我也希望政客们能保证对足球的法律上的支持,这一点在以前也是没有过的。

欧超已经死了:

还有三家俱乐部在让欧超活着,至少从法律层面上讲是这样的。体育层面来说,我很难去看一项只有三家俱乐部参加的赛事。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三家俱乐部还死抱着欧超不放,但我知道的是,欧超,按它一开始那种组织方式的话,已经是凉了。这不是我说的,而是全欧洲球迷说的。他们的回应非常的清晰,最终让英格兰、法国还有德国没有任何一家俱乐部再度掉入玩火的诱惑当中。更不要说这就是那些发起者的一场早有预谋的行动。

请您展开说说:

我很确信,他们这么做是想要减轻疫情带来的短期损失。我们谈论的是每家俱乐部能到手2.5-3.5亿,作用可能就像是著名的大洋中的一滴水,因为从长期来看这笔钱甚至会让超过一家俱乐部的经济情况恶化。

您认识弗洛伦蒂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您之前知道他的计划吗:

这么说吧,这事并没有让我太意外。弗洛伦蒂诺总是提倡搞欧超。我们谈论的是一名著名的商人,他很长时间一直就和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唱反调,然后做他自己的事。欧超这个想法不是四月份才出现的,而是在更早以前。

那他对于也是那么痴迷吗:

他在我们的交谈中从未提过莱万。他很了解我,他知道我们不会卖掉莱万这样的球员。我总是说在我执掌拜仁的30年里做的最好的两笔签约就是莱万和。一个是最强的后场球员,另一个是最强的前场球员,没了他们我们近些年来取得的成功都将化为泡影。

2008年的时候您也没把卖给皇马:

我们当时想要向足球世界传播一个信号。他们给里贝里开出了7500万欧,在那个时候这个数字足以打破所有纪录了。我还记得我们所有人都坐到一起讨论这个事,最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,无论是这个价还是更高的价格,我们都不会放人。我们的想法就是告诉全世界,拜仁不是一家做生意的俱乐部。这是一个很清楚的信号,对俱乐部和对我们的球员都是如此。而球员们从那一刻开始,知道他们在这里一旦签下了合同,就是要履行它的。

在哈兰德方面也是采取同样的立场:

我认识瓦茨克,我知道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。他说了不会卖掉哈兰德,而最终也是这个样子。尽管是很难在2022年之后继续将他留在德甲,那时候我理解的是他的合同中的解约金条款将生效。他进球根本停不下来,而俱乐部们都已经排起长队去说服他和他的经纪人。到时我们将会经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拍卖,而考虑到这个价格已经被合同上的解约金条款锁死了,谁开的工资最高谁就能带走球员。我不认为有任何德甲俱乐部能开得出这个工资,连拜仁都不行。

我们用另一个伟大的前锋为这次采访画上句号吧,盖德-离世了:

是的,这很令人悲伤,而且也很不幸。我还记得正好一年前我在的75大寿上做的演讲。我将其形容为拜仁历史上最重要的球员。他对我表示感谢,但不假思索地纠正了我。他说,他才不是最重要的那位,盖德才是。我们所有人都面面相觑。但他是对的。没有盖德,就什么可能都没有了。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,我们会永远铭记他。


相关新闻

性感体坛

体坛精选